您好 欢迎来到农民工维权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维权常识

工会主席任期内竟遭解雇

发表时间:2018-10-19 01:04:28    作者:    来源:中国农民工网    评论:0    点击次数:0

    工会通常在员工发生侵权事件时发挥作用,但工会主席的权益谁来维护呢?本期前来投诉的是一名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工会主席。她曾经为员工争取权益,而今却为自己的权益奔波在路上。

    职工自述

    工会主席遭遇调岗降薪

    2018年2月6日,曹迎春所在的部门丸红(上海)有限公司化学品第二部的部长找到她谈话,大致意思是通知她因为组织变更,她的职务将从2018年4月1日起由原职务———化学品第二部副部长调整为化学品第二部部长付。曹迎春不理解自己工作了那么久,没有犯错,兢兢业业,公司为什么没有和她做过任何事前沟通,就这么擅自变更了她的职位?她希望部长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当时,部长就跟我直接说,公司决定化学品二部不设副部长,公司认为你不适合当副部长。如果今天你同意,你还有机会选择综合职或专业职。如果不同意就没有选择了,公司会自行决定。部长还说,本来是可以把我调到其他部门的,但多亏他,我才能继续留在化学品二部。如果我有意见,可以去找总经理、总代表、东京的CEO、东京部门长都可以,但是找谁也没用,结果不会改变。”

    与此同时,曹迎春也发现,这次职位调整并非单纯的岗位变更,她每个月到手的收入也降低了。原先和工资一起发放的2000元职务津贴被取消了。

    怀疑遭到打击报复

    俗话说,无风不起浪,曹迎春认为她被调岗降薪一定事出有因。

    事情要从2010年说起,当时,丸红(上海)有限公司在上级工会的要求下,成立了工会组织,通过民主选举,曹迎春担任了第一届工会主席,并在之后又连任了一届工会主席。“因为当时建工会的时候,公司就是被上面点名的,所以对于工会的态度,公司一直不是能够完全接受。”考虑到已经连任了两届工会主席,在第三届选举时,曹迎春主动退出了候选人队伍,也因此诞生了新一任的工会主席。曹迎春认为,正是这位新主席的缘故,让她和公司“结下了梁子”,公司才开始对她有了各种排挤。

    “工会选举是2016年11月的时候,以前工会都会发放员工福利,但这些福利在新主席上任后都消失了,这样一来,就有很多职工开始表达不满,新主席的解释是会贴补在年度旅游中。事实上,公司原本就会组织旅游,使用的是行政经费,与工会福利并不冲突。因此,在任工会主席仅三个月后,也就是2017年1月,新主席被50多名职工代表以48票的高票数罢免了。”曹迎春回忆道,新主席被罢免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工会没有工会主席,为此,上级工会也一度要求他们进行重新选举。或许是很多职工怀念曹迎春担任主席期间的时光,她再一次地被职工提了出来。

    去年6月,曹迎春再一次当选了新一届的工会主席。

    也正是那个时候,曹迎春明显感受到公司对她的不满,“先是工作邮件经常屏蔽我,工作流程中绕开我,造成我的工作无法正常开展。后来,部门内部也排挤孤立我,有人找化工部的工会委员,让他们集体辞去委员职务,还在客户面前对我进行莫须有的造谣中伤。”曹迎春认为,公司这一系列举动,都是出于打击报复而发生的。

    牵连同事申请仲裁维权

    曹迎春向记者描述,前面一系列问题都表明,公司一直对她个人有意见,还曾关照周围的同事,不要跟她走得太近。可是,毕竟是工作了那么久的老员工了,曹迎春在公司里还是有几个知心朋友的,“他们和我私交较好,也没有理睬公司说离我远点的劝告,所以后来才祸及自身,这一点我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他们。”

    曹迎春称,在她被公司单方面调岗降薪的同时,化学品部门的另外两名员工也在未与本人协商的情况下,被其上级通知以组织变更的名义变更职务降职降薪。曹迎春认为,职务的变更涉及劳动合同的变更,公司单方面的行为涉嫌违法,因此要求工会介入协调。于是,曹迎春与工会副主席商议之后,以工会的名义与公司进行了沟通。当时负责接待的是公司人事部部长,他承诺公司会进行相关调查,再给出答复。然而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就此事给出过解释。

    曹迎春并非没有做出过努力,在与公司协商无果的情况下,她向工会特聘的外部律师咨询意见,并邀请律师事务所出具了法律意见书,向公司人事部提示了如此操作的相关法律风险。显然,公司没有采纳意见,3月30日傍晚,公司仍然发出了人事变动通知。“通知明确,我们提出异议的三位员工都被降职降薪了。对此,工会又一次与公司人事部进行调解,但是仍然没有得到公司的合理解释。”曹迎春对此很气愤。

    曹迎春与其他两位员工就此次职务变更向上海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了劳动仲裁申请,并获得了仲裁的部分支持。后,公司因不服裁决,向区人民法院起诉。

    “仲裁过程中,公司方提出我与另一名同事不服从领导指示、不交接工作。之后,在起诉至法院的庭审中,公司方律师又说我工作态度差一直都在家混病假。但实质上是我因健身导致跟腱损伤,遵医嘱在家休息,并且已经向公司提交了我的病例证明,办理了公司要求的请假手续。”一边说着,曹迎春一边拿出各种病例证明来证实自己并非恶意泡病假,而确实是有病在身。

    又遭用人单位单方解除

    那一头官司还没打完,这一头又起波澜。

    9月12日,就在曹迎春复工没多久,她又一次被人事部门通知到会议室。“我记得大概是上午11点左右,他们把我叫到会议室通知我说,因我严重违反了公司规章制度,公司自即日起与我解除劳动关系,并出具了劳动合同解除通知。我问具体理由,人事部口述说了两条。(1)因我没有服从领导的指示工作;(2)我个人发的微信使公司名誉受损。我马上问,我发的什么微信让公司名誉受损了?对此公司不做回答,并拒绝将口述的两条理由写入通知书中。我又询问,我是工会主席,公司的解除行为是否经过了本级工会和上级工会的同意?公司回答,对于我的解除不需要本级工会与上级工会的同意,只需要通知,且公司已通知了上级工会并且手续妥当合法。后来,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刚想与人事部通过电子邮件确认相关事宜时,发现我的邮箱已经被封,且公司当天强制我办理交接手续。”

    曹迎春自述,她从进公司起,订立的就是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而且,作为公司的工会主席,她仍在任期内,公司的解除行为是否真的合法,她表示怀疑。

上一篇 下一篇严重违纪需要公司举证

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收起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农网大全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农民工维权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